• <i id='l2evj'><div id='l2evj'><ins id='l2evj'></ins></div></i>
      <span id='l2evj'></span>

      <code id='l2evj'><strong id='l2evj'></strong></code>

      <ins id='l2evj'></ins>
        <fieldset id='l2evj'></fieldset>

          <i id='l2evj'></i>
        1. <tr id='l2evj'><strong id='l2evj'></strong><small id='l2evj'></small><button id='l2evj'></button><li id='l2evj'><noscript id='l2evj'><big id='l2evj'></big><dt id='l2evj'></dt></noscript></li></tr><ol id='l2evj'><table id='l2evj'><blockquote id='l2evj'><tbody id='l2ev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l2evj'></u><kbd id='l2evj'><kbd id='l2evj'></kbd></kbd>

        2. <dl id='l2evj'></dl>

          1. <acronym id='l2evj'><em id='l2evj'></em><td id='l2evj'><div id='l2evj'></div></td></acronym><address id='l2evj'><big id='l2evj'><big id='l2evj'></big><legend id='l2evj'></legend></big></address>

            春天的思好色女教師念散文

            • 时间:
            • 浏览:10

              你,那刻骨銘心之思念,早已融入我思念之小溪,長流不息。

              春天的思念篇一

              四月的春風拂面,柳絮花瓣簌簌的隨風飛舞漫天,溫柔暖風敲打我憂鬱的臉。我佇立小溪邊,看碧空如洗的雲裳萬千變幻,小溪對面的妙齡少女如嬌雲一般的衣袂飄然。我的手指之間,還滲透著金銀花暗香的溫暖,盈盈地纏繞而盤旋。依稀看見那少女的手在空中輕盈地劃瞭半個弧圓,滑落於她手心的不知名的花瓣,隨那少女次第輕輕打開的纖盈妙指蔓延,嬌柔的綻放得招展,即將隨風逝去的花瓣,依然驕傲的在那藍天碧雲下美麗而溫婉。

              雲不語,風無痕,花不語,我無聲。在陽春四月裡邂逅這一場花瓣雨,渴望在幸福中倚石而眠,我的情感迷離短暫,或許隨風在天涯海角是一種天荒地老的浪漫,更是一種地老天荒的纏綿。愛在眼角晶瑩剔透的淚滴滑過之後,於雲中開出一朵素潔的情花欲滴嬌艷,飛揚著,悴然而心疼的迎接那一地落花的心碎與決然。

              雲裳贈花瓣,輕風為俏劍,我的情在肆意而喧囂柔和的紅塵中平淡,愛無可奈何的揮舞流淚滿眼。我的眼前浮現你如那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微笑的臉,是你讓我在歲月與滄桑中掠取瞭我青春年少的哀怨,流年“不怒,莫怨,莫悲,不嘆”。風中的靡靡音旋,是你若雲裳輕靈的哭喊。春天起風瞭,飄瞭流雲欲哭的淚眼。風過無痕裡,雲如佛祖的低吟糾纏。而我手心裡的溫柔為你把淚擦幹,最終化成輕風飛散,變做流雲彌漫,飄然在小溪裡披星戴月別經年……

              依稀看那小溪對面妙齡少女手心糾纏的曲線,漸漸模糊瞭梅林的雙眼。或許因為曾經青春年少慌亂交替的放蕩不安,天高雲淡,也一點點的輕如塵,淡如煙,婀娜多姿成一副水墨的夢幻。小溪邊,四月的春風瀟然,五顏六色的花立於墨色的水中一塵不染。取下心中那朵待放的花瓣,蘸墨而書,輕盈的騰空變換,手隨心狂草落筆,心也自在的飛翔於你的那片藍天。畫,勾,刻,染;喜,怒,哀,歡。我在你的風景中行雲流水,你在我的世界裡天高雲淡。而那隨意灑落的一滴滴春天的淚滄田,恰似我浮躁的心跡慌亂,我把你定格浸潤於塵世的宣紙中絢爛,漸行漸遠漸無書的你就是不離不棄的永遠。

              奔走在匆忙中的春天,我掀開歲月的兩端,你和我孤傲的佇立在地平線。我們不必再刻意想那些緣來隨緣,流經他年,你和我相互在生命中擁有那些花開春暖。春風彩雲相依伴,高山流水情冷暖。春天裡,我隻為你細心描摹向往的一副副畫意水山,水墨峰瀾。春天的輕風皎雲交潤濃淡,我撒下青春的花瓣,點綴心間。一朵春天的流雲走過盈盈秋水爍爍冬嚴,停靠小溪青綠的江南岸,輕梳楊柳風的纏綿。

              這個五彩繽紛的春天,我為你備淡淡的紅酒舉杯把盞,以酬我們仰望春暖花開的辛酸。盈盈淺笑間,遺忘瞭紅塵中的苦難。何時我們在天涯海角邊,約會春天,又是何時,你我相對一笑淚水潸然。如果春天扣住跳動的心旋,卻又按耐不住風雲的莫測變幻。請你答應我,讓我把你描摹進一副水墨的漁舟唱晚,放飛心田,自在的風雲相伴,卸下哀怨,把酒迎歡。

              心緒隨濃隨淡,或烈或清的酒盞,尤喜尤悲的幽怨,都慢慢浸潤於春暖花開的歲月軌道,無晴無雨無哀無怨。五顏六色總相宜的春天裡,清風是你我的多情,流雲是從容看紅塵的心,愛恨是春天墨枝間悄然拂過的風過無痕,愁苦是歲月渲染中鐫刻落下的水墨浮雲。

              春天行走於水墨山嵐,我遠遠看見你如雲一般對世人微笑著的臉,若有痕,若無痕。淺笑間,歲月如風,彌漫一地花瓣,颯爽一池墨硯,低吟一曲哀怨,相思一江春暖!!

              春天的思念篇二

              春天,萬物更新,景色宜人,到處充滿著勃勃生機。水在歡歌,花在盈笑,我在春色美景中,觸景生情,思念仿佛插上神奇的翅膀,飛向那個陌生的國度,傾說我一腔的熱戀之情。

              我的思念有多熱烈,春天可以為證,滿園的花朵,朵朵都是我對你的情懷;滿坪的小草,根根都是我的思緒;滿山的綠樹,枝枝葉葉都是我向你表達的愛戀。春風過處時,枝葉發出的聲音是我心靈的呼喚,多麼希望你能踏春而來,和我一起與春共舞,與花共醉,沐浴在春風春雨裡,盡灑豪情,盡享美麗的人間春色,盡情表達心中的愛慕。

              春天是個美麗的字眼,令人神思激揚,我的思念分分秒秒都在吟唱,我的心從來都是激情澎湃。與你結緣,有緣有分,緣分相吸,情誼相連,今生最美的絕唱,在這個多情的春天裡表露無遺,鳴唱在屬於你和我的世界裡,動聽而悅情。

              我行走在春天裡,我的思念如腳步一樣,每跨出一步都留下清晰的印跡,看不到你的時候,我隻有默默地想你,靜靜地在我一個人空間裡等你,我除瞭思念還是思念,除瞭想你還是想你,寂寞與我作伴,文字是我的心語,每一天都記錄著我思念的心境,對你獨有的愛戀之心,穿越千山萬水,回響在你心頭,化為無窮的力量,使你每天都神采飛揚。

              我的思念在春天裡漫遊,如春風拂面給你美麗的心情;如叮咚的泉水,給你美妙的感受;如朵朵白雲,給你濃濃的情誼,我思念的空間全是你的影子,你占據瞭我的整個身心,朝夕相處,一生一世與我相伴。

              春天裡的思念,特別明凈、優雅,催人遐想,隻因春天是一年的開始,一年之計在於春,播下思念,收獲金秋,美好的想望在於努力地奮進,相信再遠的距離也會走進,再久的等待也有相見的一天,隻要執著堅定,所有的願望都會成為現實。

              我從冬走到春天是這樣執著,從春天走向夏天依然是這樣堅定,季季如此,年年依舊,那顆真誠的心不因時間的流逝而改變,思念永恒在腦海,愛你永遠在心裡,每日傳承,月月傳唱,年年傳向天涯停留在你的心裡。

              我在春天裡思念你,白天我的思念在陽光下蕩漾,感覺你就在我的心頭,與我一起上班,看我做完每件事;夜晚我的思高鐵吃東西遭罵念在明月下遊走,淡淡的月光,流瀉在大地上,亦如我的心境,錄下縷縷情思。我的思念每日裡就是這樣度過,跳躍著無盡的期望,和著春風,走進春天的深處,走進你溫柔的懷抱。

              春天裡的思念篇三

              團場文化廣場的高音喇叭拉笛瞭,上學的學生三三兩兩從學校回傢,潘叔騎著小三輪電動車還在文化宮廣場上遲遲沒有離去。

              已經進入四月,文化宮廣場邊堆積的積雪已經消融,幾隻麻雀蓬松著羽毛緊縮著脖子蹲在廣場邊上的樹梢上,偶爾扇動一下翅膀,沒有一絲的靈動,天空是灰暗孟非女兒的,沒有瞭前幾日的晴朗高遠;潘叔覺得外面的空氣好,微風裡裹挾著田野裡的潮濕,他覺得有泥土的清香在裡頭。

              潘叔喜歡春天,喜歡春天深淺不一的綠,可以出門任意行走,可以看團場連隊田野大地蛻卻白色滄桑,可以看路旁柳枝發芽延綠,看蒲公英開出金黃的小花,他喜歡田野霞披翠綠,喜歡公園裡垂柳隨風搖動綠色絲絳,攪綠一汪池水。

              冬日裡冰雪覆蓋和刺骨的冷風是他最不能忍受的,歲月是刻骨鋼刀,三十多年在團場連隊當過警衛班班長、大田澆過水,機務排檢修過機車農具,超負荷的勞作,疾病伸出無聲的爪牙吞噬著曾經鋼骨錚錚戰士的身體,潘叔五十歲多歲

              就患上瞭關節炎、慢性氣管炎、肺氣腫,風濕病,冬季的寒冷讓潘叔渾身骨節酸疼,整夜氣喘咳嗽不能安然入睡,記不清從哪一年開始,潘叔開始以酒驅寒,借酒助睡,傢人已記不清他喝瞭多少酒,醉瞭多少回。曾經在西藏邊陲揮舞馬刀的騎兵戰士,無數次的夢裡騎著戰馬碾踏積雪的聲音,和呼出蒸氣霜白瞭全身的馬兒抖落身軀,勒馬長嘶的聲音,和戰友並肩作戰馳騁戰場,千軍萬馬激烈搏鬥的廝殺聲,時常在漫長冬夜裡回響在潘叔的耳畔,若有若無,又瞬間固化。

             空降利刃在線觀看 不經意間,歲月風塵在潘叔的眉角和鬢梢兒不再隱藏。他已滿頭白發 ,皺紋縱橫交錯,那個唱著歌曲進疆墾荒的年輕戰士已經在歲月的長河裡變成耄耋老人。

              潘叔喜歡春天,大地回春,氣溫回升,這樣他可以不受禁錮,可以出門遛彎透氣,活動僵硬滯笨的腿腳,他喜歡在團場連隊廣袤的田野阡陌間遊走,冬去春來,夏雨秋霜,他貪婪地吸嗅著團場微風中裹挾的泥土腥香,麥香、草香、成熟的果香氣息,連隊由綠變黃的田野也無數次讓他流連忘返。

              潘叔和團場的大多數墾荒者們一起經受過西北數九寒天的風雪肆虐、感受過團場連隊春天的和薰微風,夏日的炙熱和秋天的清涼。他們改造荒漠,拉沙改土,修水庫,修大渠,脫土坯,蓋土房,打梭梭,建學校,修路建廠搭橋梁,房前屋後行行鉆天楊樹,渠埂道旁排排沙棗花香,潘叔無數個夜裡依舊和戰友們策馬馳騁,和連隊職工群眾夏種秋收。他也

              思念江南老傢潺潺流淌的溪水,漫坡遍野花的芬芳。

              潘叔喜歡春天,對潘嬸的思念也一如既往,在他心裡,潘嬸一直不曾離開,音容笑貌還是那麼清晰,栩栩如生。

              那一年,潘嬸兒的大兒子突發疾病去世,潘嬸兒承受不瞭喪子之痛,夜夜流淚,潘叔忍著悲痛和言細語地勸導,潘嬸兒隻是閉著眼睛哭泣,一腔悲痛,無限愧疚,她自責自己,沒有很好地照顧自己的孩子,白發人送黑發人,她不能忍受

              有如春天般花季壯實的兒子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從那時起,潘嬸兒的身體越來越差,日漸消瘦,時常感到上腹飽脹不適,疼痛加劇,送去醫院診斷:急性胰腺癌晚期。那個冬天寒冷短暫,可是潘叔卻覺得奇門遁甲日夜漫長,潘叔把悲痛深埋心底,不離潘嬸左右。看著潘嬸日夜疼痛,潘叔心裡苦呢!

              苦得好像不再是人過的日子一般。

              潘嬸兒在4月清明那天去世,斷瞭俗世間的所有念想。從此和潘叔陰陽兩隔。

              可是潘叔沒忘,潘叔沒法忘記兩個人土屋裡一張泥抹的桌子,土塊壘的床三國演義,沒法忘記夜間澆水值班,潘嬸兒領著3歲的大兒子拎著馬燈給自己送去熱湯熱飯,沒法忘記每年初三自己生日,潘嬸兒不辭辛勞,下廚張羅的大桌飯菜……

              當年潘叔一紙書信,江南水鄉長大的潘嬸如華似玉,她不顧舅舅、舅母和哥哥的阻攔,她忘不瞭舅母哭紅的雙眼,這個沒有出過遠門的姑娘習慣瞭江南青石長巷,細雨迷蒙,她更想和心上人朝夕相處,再多的苦也如食甘飴。她憧憬描繪自己未來的生活,新奇於遙遠西北的長河落日,大漠黃沙,迫切與心上人早日相見,她不介意那年春天西去列車上的擁擠不堪,不在乎長途汽車的顛簸,不在乎戈壁灘的荒涼,這一切在一個少女情懷心裡都是那麼的如詩如畫。潘叔心裡的潘嬸,就是個江南小鎮的美女,鐘靈毓秀,柔弱多姿。

              潘叔中年以後喜歡閑時品茶,看著潘嬸兒為他輕拈纖指,沖水泡茶,看著茶葉在開免費三極片水中翻騰,在浮沉之間悠悠舒展著綠蘿裙裳,舌尖唇上那縷淡淡的茶的苦澀,對閉目回味的潘叔來說愜意無比。潘嬸也是一樣,喜歡門庭春柳青翠,階前春草芬芳。傢中的小院打理的井井有條,潘叔忘不瞭潘嬸站在開滿蘋果花的樹下,系著圍裙,彎腰給栽種的小菜澆水的情景,潘嬸在低矮的棚子裡揮舞著鍋鏟給三個孩子做飯,洗衣,梭梭柴燃起的火苗舔舐著鍋底。炊煙裊裊彌散,微風的輕拂中混合著柴草和飯菜的香味。疲累的潘叔每次看著潘嬸沉靜安詳專註地忙碌著,那一刻活波可愛的三個兒子在屋裡屋外嬉鬧,俊美樸實的妻子手腳麻利在做晚飯,那一幕,早已定格在那個時代不可磨滅的烙印中,定格在當時潘叔的心靈深處。

              潘叔時常在連隊平房小院裡來回走動,廚房裡靜默的爐灶裡似乎還有煤火,潘嬸依然在做飯,洗菜,收拾房間。潘叔從來不覺得平房小院清冷,空寂無人,他還常常拿起芨芨草紮的掃帚清掃院子,拿著修枝用的剪子剪去蘋果樹多餘的枝杈,他已經佝僂的身軀步履蹣跚,潘叔的小兒子每每看到年邁的父親默默地在小院裡徘徊,站立,也隻是遠遠地看著,父親思念已故的母親,心裡那份依戀和思念,做兒子的能懂。

              潘叔真的忘不瞭和潘嬸兒那種月白風清的念想,

              潘叔每年清明都會和小兒子騎著三輪車去墓園韓國電影理論潘嬸兒的墓前,擺上三杯酒,點上一炷香,說說兒子們。說說孫兒孫女們,說說自己,他一如有道翻譯往日和潘嬸兒說話:老婆子,我不住連隊瞭,住樓瞭,樓房上好,幹凈、亮堂、暖和,退休的職工都漲工資瞭,日子也比以前富裕多瞭,可是,樓房上沒有你啊……

              潘叔的這句話。讓身後的小兒子淚流滿面。

              潘叔陪伴潘嬸兒的溫暖歲月如歌如畫,兩個人相互陪伴走過青蔥般歲月的懵懂,經歷百轉千回的風雨磨難,潘叔對潘嬸兒的思念,被寫在歲月的詩行裡,凝結成永恒…